药通网欢迎您!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品种分析 > 正文

太子参还有出头之日吗

作者:郑平 来源:药通网 浏览:25714次 时间:2020-08-24 08:56:25

2020年太子参在不温不火中拉开产新大幕,产新后价格低迷不前,贵州产地小统货35-40元(干度不等),中统货40-50元,质量稍差的小统货33元左右。


尽管太子参产新期间也不断有商在产地买货,但是,并未改变萎靡的行情。近几年太子参都经历了哪些行情变化,今年产量如何?难道曾经辉煌的太子参就这样暗淡、坠落,一蹶不振?


太子参涨价周期较强,2000年前的价格变化不必去追溯。2011年太子参在经历了近十年低价后,迎来了新一轮高价周期,2011年3月贵州产中统货涨至380元左右,大统货高升至400元以上。其实,2009年太子参还在21元上下徘徊,2010年上半年已涨至60元以上,到下半年突破百元大关,9月已高升至240元,年底飙升至310元。


2012年太子参价格落到200元上下,2013年下半年从百元以上逐渐跌至45元左右,2014年价格落到33-35元。太子参价格的大幅回落,引起不少商家关注,并积极参与购买,以此拉动价格强势反弹至55-65元。2015年太子参在45-55元上下运行一年时间,2016年再次进入上升通道,从60元逐渐上涨至130元左右,到10月又回落至110元上下。2017年太子参在90-110元上下反复涨涨落落,2018年上半年在90元左右浮动,下半年逐渐下滑至60元上下,到2019年产新前价格一直在60元上下波动。因2019年太子参有单产减产利好,产新后多商积极参与购买,拉动价格反弹至68元左右,但,随着产新结束,购货商发现总产量仍不小,在实际消化中价格回落至60元上下。


从以上历史价格变化不难看出,几乎每年价格都有波动,只是幅度大小而已。2013-2018年六年期间,除了2015-2016年减种减产外,其它几年产量均不小。具体近几年太子参年产量有多大?据历史资料记载,2013年太子参在连续三年高价的刺激下,种植面积达到最大,总产量达1.5万吨以上。正是那年遗留的库存太大,导致后来几年价格几次上涨后又跌落下来。


2016-2017年太子参价格再次涨至百元以上,重新点燃药农种植热情,到2018年全国几大产区种植面积达9万亩左右。虽然2019年贵州产区有不少面积受灾减产,但是,新产区单产高,总产量仍在6000吨以上,加上4000多吨库存,依然供大于求。关于太子参的市场年需求量也有争议,有的说4500吨,有的说5000吨,也有的说5500-6000吨。按照市场年需求量6000吨计算,也是供大于求。2018年太子参产新后价格下滑,种苗价格也随之走低,种苗多卖价15-16元/千克,亩用种苗30-50千克,种苗投入不足千元。2019年太子参种苗24-25元/千克,亩种苗投入1200元左右,大户包地种植需加承包土地费1000元,加上肥料人工栽种,散户种植成本2000元左右,包地大户种植成本约3000元/亩。


目前太子参种植主要集中在贵州产区施秉县,近几年又新发展到周边县区黄平、余庆、石阡、镇远、玉屏、麻江、福泉、金沙、遵义、铜仁毕节等县区,占全国种植面积的70%左右,2019年仅贵州产区总产量近5000吨。


福建产区主要种植在柘荣县黄柏乡、英山乡、宅中乡、富溪镇及宁德市霞浦县柏洋乡和福安市上白石镇等地。2019年福建产区总产量大约有1300吨。


近几年安徽产区种植面积已今非昔比,主要集中在宣州产区向阳镇、黄渡乡、古泉镇和广德县凤桥乡,东亭乡等地。近几年种植面积在逐年萎缩,2019年总产量不过200吨。


近几年太子参在山东临沂郯城县泉源乡,临沭县郑山、店头、玉山镇、青云镇、蛟龙镇和南泉镇及江西新余,湖南会同县、新邵县和重庆巫山、奉节及江苏句容,金坛等地也有种植。据业内人士统计,2019年太子参总产量在6500吨以上,况且,太子参尚积压有4000多吨的库存,总供应量在1万吨以上,减去市场需求,生产过剩的事实依然存在,这也是2019年太子参产新后涨而复落的原因。


目前太子参产新尚未结束,据产地反映,今年单产产量高,正产年亩产量120-150公斤,今年单产达180-200公斤,更有高产者超过200公斤。有人预计,今年太子参总产量有望达到7500吨以上。


从2009年9月太子参进入涨价周期,2011年达到最高峰,直到2013年产新后高价行情结束,从百元以上跌至45元左右。上次涨价周期,太子参在高价运行长达三年多时间,但是,高价过后的低价则很短暂,2014年在33-35元低价不到三个月时间,就回升至60元以上,2016年下半年涨至百元以上,最高价涨至130元。虽然2017年太子参价格回落,但是,依然坚挺在90元上下,而且高价持续2018年9月。


太子参进入低价周期运行途中,因人为因素出现强势反弹,而且,持续了近三年中高价位,打乱太子参十年周期变化。太子参只有种植面积真正大面积调减下来,库存得到良好消化,才能迎来新一轮涨价周期。看来,这轮太子参涨价周期要姗姗来迟。这正应了孔夫子的一句名语:“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


会员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匿名  匿名回复

0/500

实力认证

我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