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通网欢迎您!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蔓荆子炮制方法与标准

来源:中药查询 浏览:92次 时间:2019-07-12 08:27:24

评论


【药材来源】蔓荆子为马鞭草科植物单叶蔓荆Vitex tri foliaL var.simplicifolia Cham.或蔓荆Vitex tri foliaL.的干燥成熟果实。秋季果实成熟时采收,除去杂质,晒干。


【古代炮制方法】南北朝刘宋时代有去白膜酒浸蒸(《雷公》)的方法。宋代增加了炒熟、单蒸、酒煮(《圣惠方》)等炮制方法。元代除蒸法外,又有炒黑(《丹溪》)的要求。明代有微炒(《普济方》)、酒炒(《粹言》)的方法。清代有酒蒸炒(《备要》)、略炒(《辨义》)、酒浸蒸熬干(《害利》)等法。


【现代炮制方法】


1、蔓荆子:取原药材,除去杂质,筛去灰屑。用时捣碎。


2、炒蔓荆子:取净蔓荆子,置炒制容器内,用文火加热,炒至颜色加深,取出晾凉,揉搓去膜,筛净灰屑。用时捣碎。


【饮片性状】蔓荆子呈球形,直径4~6毫米;表面灰黑色或黑褐色,被灰白色粉霜状茸毛,有纵向浅沟4条,顶端微凹,基部有灰白色宿萼及短果梗;萼5齿裂,其中2裂较深,密被茸毛;体轻,质坚韧,不易破碎。横切面可见4室,每室有种子1枚;气特异而芳香,味淡微辛。炒蔓荆子表面颜色加深,无白膜(宿萼)及果柄。


【质量标准】蔓荆子杂质不得过2%,水分不得过14.0%,总灰分不得过7.0%,醇浸出物不得少于8.0%,含蔓荆子黄素不得少于0.030%。炒蔓荆子水分不得过7.0%,总灰分不得过7.0%,浸出物不得少于8.0%,按干燥品计算,含蔓荆子黄素不得少于0.030%。


【炮制目的】蔓荆子味苦、辛,性微寒。归膀胱经、肝经、胃经。具有疏散风热,清利头目的功能。


生品微寒而辛散,长于疏散风热,用于风热头痛、头昏,目赤肿痛。炒后辛散作用和寒性趋于缓和,长于升清阳之气和祛湿止痛,常用于耳目失聪,风湿痹痛。


【应用选择】


1、生用


(1)风热感冒:常与菊花、川芎、防风、石膏等配伍,用于风热所引起的头痛、头昏及偏头痛,如菊芎饮(《上池秘录》)。头风头痛可与川芎、藁本等同用;《千金》治头风则单用本品酒浸服。若高血压头痛偏热型的可与钩藤、菊花、白芷、薄荷同用,如蔓荆子汤(《中药临床应用》)。


(2)风热目赤:常与菊花、白蒺藜、黄芩、防风、栀子等同用,能散肝经风热,用于风热犯目,赤肿疼痛,如洗肝明目散(《回春》)。


2、制用


(1)耳目失聪:若中气不足,清阳不升,耳聋目障者,常与人参、黄芪、葛根、升麻等同用,有升发清阳,补中益气作用。


(2)风湿痹痛:用于因风湿引起的肢体酸麻拘挛,肌肉、关节疼痛,活动不便,常与羌活、防风、威灵仙、当归、苍耳子等配伍,有祛风除湿,通络止痛的作用。


【现代研究】蔓荆子含挥发油、微量生物碱、蔓荆子黄酮苷、维生素A及γ-氨基丁酸等,这些成分遇高温可被破坏。加热炮制对蔓荆子的浸出效果和化学成分及镇痛作用均有一定影响。


实验以水煎出物和醇浸出物为指标,对蔓荆子生品、炒黄品、炒焦品进行比较,结果表明,水煎出物及不同浓度醇浸出物含量是生品>;炒黄品>;炒焦品。认为蔓荆子炒后并不利于成分的煎出。又有实验以生品及各炮制品的药材与粗颗粒进行比较,结果微炒捣碎品水浸出物比其他各样品含量高。炒焦品、炒炭品的水浸出物含量皆低于生品。另有实验以水溶性浸出物为指标,对蔓荆子生品及生碎品,炒黄品及炒黄碎品分别进行比较,结果生品为6.72%,炒品为7.29%,生碎品为10.71%,炒碎品为12.23%,认为蔓荆子炒黄捣碎品确能提高煎出效果。蔓荆子生品及各炮制品挥发油的含量是:生品>微炒品>炒焦品>炒炭品。挥发油薄层层析图谱显示,生品与各炮制品基本相似,但各样品斑点的颜色和大小各不相同,炒炭品出现了其他样品未有的紫红色斑点。对蔓荆子及其炮制品中的总黄酮进行测定。结果表明,蔓荆子随炒制程度加重,炒制时间延长,总黄酮含量出现先上升而后下降的变化。炒焦品的总黄酮含量最高,炒炭品次之,微炒和生品含量最少。


采用热板法作小鼠镇痛实验,结果表明,各炮制品均能显著提高痛阈,但生品明显地强于炒制品,醇提取物明显地强于水提取物。根据蔓荆子有关炮制文献记载,结合实践经验,有人提出了改进的炮制工艺,即取净蔓荆子加10%黄酒(或5%的白酒)拌润,待酒被吸尽后,取出摊曝干或微火炒后再摊晾至干。用前切片或捣碎。


【附】


1、近代的炮制方法还有酒制、制炭、蜜制、蒸制等。


2、文献摘录“凡使,去蒂子下白膜一重,用酒浸一伏时后蒸,从巳至未出,晒干用”(《雷公》)。“破,以酒炒过入煎,今人往往不研不炒而用之,多不见效”(《粹言》)。


【总结】蔓荆子的炮制方法较简单,最初是去白膜酒蒸,以后历代都以酒作辅料,但具体方法不完全一样。炒法和单蒸始于宋代,但只有炒法为现今的主要炮制方法;其他炮制方法虽然延续了下来,但应用并不广泛。其中酒制法不仅古代应用广泛,现今仍然值得深入研究。


蔓荆子的炮制研究目前还不深入,且研究结果和认识也不一致,这可能与粉碎度、炒制火候的掌握、煎煮条件不一致等多种因素有关,故尚无充分依据否定蔓荆子的炒制方法。


在临床上,蔓荆子常用于疏散风热和清利头目,故多生用,并需捣碎。治耳目失聪属于中气虚者故宜炒用,以免过于辛散耗气;但若风热上扰,阻塞耳窍,两耳重听,蔓荆子又宜生用,取其性寒味辛,疏风散热力强,并常与祛风清热药同用。蔓荆子古人认为治湿痹拘挛效果甚佳,目前已少用于这方面,但这一功用值得重视。



会员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匿名  匿名回复

0/500

实力认证

我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