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通网欢迎您!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中药炮制亟待提升技术水平

浏览:286次 时间:2017-06-17 08:21:32

评论

我们知道,中药包括中药材、中药饮片、中成药三部分内容。其中,中药饮片不仅是临床用汤剂的处方药,同时也是中成药的生产原料。饮片的优劣,直接影响着中医治病的疗效。而中药炮制,则是决定着中药饮片质量的重要因素之一。

目前,我国中药饮片生产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是,炮制工艺不统一,不规范,缺乏具体能操作的工艺技术参数和较完整的质量标准,致使饮片不能保证临床疗效,国家药典缺乏全面可控的质量标准,饮片批准文号制难以实施等。要改变这一现状,中药炮制亟待提升技术水平、进行规范化研究。最近通过国家科技部验收的“九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专题——“10种中药饮片炮制规范化研究”,在中药炮制工艺、饮片质量标准的提高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突破。为此,记者日前专访了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炮制研究中心副主任、该专题组组长毛淑杰研究员。

中药炮制工艺:规范+改进+创新

中药材经过炮制成为饮片,它可以达到降低或消除药物的毒性或副作用、改变或缓和药性等主要的作用。自春秋战国时代的《黄帝内经》起,古代医药学家积累了丰富的中药炮制经验,今天随着时代的进步、科学的发展,这些经验有待完善、提高和规范。毛淑杰说,目前饮片炮制很不规范,比如净制、切制、炮制等没有具体、规范的操作流程及具体的工艺技术参数,各地各法,随意操作;有的农民则把药泡在大缸里泡软了为止,今天有空切一把,明天有空再切一把。这样引起的后果是严重的,有效成分会大量流失。加热炮制,时间、温度、加热方式都不统一,也直接影响了饮片的质量。现在我国药典对饮片品种进行单列只有十多种,其余是跟药材混在一起的,缺乏特异性的检测标准。像传统要求的“炒至变黑”、“炒至变黄”、“炒炭存性”等传统术语,需要用现代科学解读、规范后才能进行具体的操作。

所以,他们通过对炮制历史沿革、古今有关文献的研究,了解每个品种自古以来的变化过程,从前人的经验中寻找有益借鉴,并参阅建国以来有关炮制研究文献及炮制科研成果资料,结合中医的临床用药经验,确定研究指标和研究起点。采用生药鉴定方法,正本清源,以药典或部颁标准收载的正品及道地药材为研究材料。然后在工艺研究方面进行净制、切制、炮炙工艺及技术参数、关键技术等深入研究。采用中国药典收载的炮制方法作为平行对照,以化学、药效、毒理等多指标进行筛选优化炮制方法。采用正交设计法,研究确定最佳工艺技术参数,并到中药饮片厂进行中试生产验证。最终在此基础上制定了芫花、延胡索、补骨脂、枳壳、炮天雄、丹皮、制南星、赤芍、大黄、白前10种中药饮片16个炮制规格的具体炮制工艺及工艺技术参数。

毛淑杰告诉记者,10种中药饮片中有的研究确定的是新工艺。这就需证明新工艺确实先进科学,比旧工艺好。因此新工艺都是经过包括化学、药理、药效和毒理等十几个指标筛选出来的。比如盐补骨脂的炮制工艺,在传统记载的多种方法中有一种是,用东流水浸5天,再用盐水炒。后人将其简化,不浸直接用盐水炒。课题组姚三桃研究员经模拟实验后发现,先用水浸、晒干,再用盐水炒,比直接用盐水炒药效成分增加了2-3倍。原因是有一种成分(邻苯三酚)随着水浸的时间增加了。因此,新工艺改为水浸再用盐水炒,使制品疗效增加了。再比如,熟大黄历代炮制方法有10多种,目前沿用的是酒炖、酒蒸,新工艺改为酒高压;制南星历代有用七八种辅料、50余种炮制方法,目前沿用姜矾煮制法,但煮多少时间没有规定,新工艺改为白矾冷浸,并且制定了技术参数。总的来说,新工艺可操作性强,温度可控,省工时,简便易推广,同时饮片质量提高了。

10种中药饮片中还有的仍然采用传统工艺,但是经过实验证明了传统炮制方法具有科学性,如:醋制芫花、蜜炙白前、大黄炭、枳壳、丹皮、赤芍、延胡索等。通过研究确定了它们各自的工艺技术参数,提高了可操作性和饮片质量稳定性,使老工艺提高了。像醋制芫花、蜜炙白前,规定了辅料用量(怎么加、什么时间加)。这些过去都没有规定,现在更规范了。优选出的传统工艺,也都具有省工、省时、节省能源、辅料及减少生产损耗等优点,不但最大限度地保留了药效成分,而且提高了饮片质量。

此外,专题还解决了一项炮制关键技术,引进了“全浸润”的概念。毛淑杰解释说,原来浸润加水量很多,药材浸润后水就丢掉了,有效成分损失很多。全浸润即指,药材浸泡至能切制时,水并没有多余的丢掉,达到了“药透水尽”。其关键技术是:掌握加水量、浸润时间、加减压力的大小和时间。我们采用回转式浸润罐对大黄、赤芍、枳壳、丹皮等4种中药进行浸润工艺的研究,优化了压力、时间等工艺技术参数,解决了切制工艺中关键的软化技术。并通过中试生产证明,工艺可行,饮片质量稳定,在减少药效成分流失,降低成本,减少“三废”处理等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这一先进的浸润工艺,在中药炮制中具有广泛的推广应用前景。

饮片质量标准:完善提高

关于质量标准,我国药典单列的饮片品种要求最多是18项。毛淑杰说,我们对饮片质量标准的研究,重点是完善、提高、规范其标准。实际上我们在实验中每个品种都做了20多项,有的甚至达到26项,满足了药典要求,填补了药典空白。

饮片质量标准一是传统鉴别,即老药工的鉴别经验,这些都不能丢。二是显微鉴别。三是理化鉴别。四是检查,包括水分、灰分、重金属、农残、微生物等。最后是含量测定。

据了解,专题通过对10种中药、16个规格饮片样品的“性状鉴别”、“理化鉴别”、“检查”、“含量测定”、“指纹图谱研究”、“贮藏”等项目的系统研究,对各组研究数据资料进行系统分析,并以此为基础制定了10种中药饮片包括名称、药材来源、药材净制、切制工艺、炮炙工艺、干燥条件、辅料规格与质量、包装材料、饮片规格、显微鉴别、理化鉴别、杂质限量、水分限量、总灰分限量、酸不溶性灰分限量、5种重金属检查、农药残留量、4种微生物检查、浸出物限量、有毒成分限量及有效成分含量下限、指纹图谱、性味归经、用法用量、注意事项、保质期、稳定性考察、储藏条件(温度、防霉、防虫)等20多项内容在内的质量标准。

同时,专题采用先进研究手段,如薄层扫描、高效液相、气质联用、扫描电镜等先进的检测技术,运用计算机数据处理研究指纹图谱等,取得了重大科技成果。

采用HPLC(高效液相)方法研究了大黄生饮片、熟大黄、大黄炭、盐补骨脂、醋芫花、醋延胡索及生药材的含量测定方法。制定了大黄生饮片、熟大黄、大黄炭饮片中大黄酚、大黄素,盐补骨脂中补骨脂素、异补骨脂素、醋延胡索中延胡索乙素、炮天雄中乌头碱、中乌头碱、次乌头碱含量要求及稳定性考察。并首次从白前中分得21甾甙标准品,建立了HPLC定性方法,填补了中国药典中该药材及其饮片无定量指标的空白。 同时分别采用HPLC法对制南星、枳壳、丹皮等4种药材及饮片进行了指纹图谱研究。探索建立了只通HPLC分析即可对这些药材及饮片质量做出评价的模型,对所研究的饮片质量进行了初步评价。

炮制机理研究:须加大投入

毛淑杰认为,炮制研究的核心是工艺研究。但只有炮制机理搞清楚了,才能制定出更合理的工艺。比如,过去黄芩用水洗后切片,饮片就变绿了,为什么?科研人员搞清楚后知道,是黄芩苷被酶解氧化造成的,这样的黄芩质量下降了。弄清这个机理后,现在就采用煮或蒸的杀酶保苷切片工艺来保证黄芩的质量。

毛淑杰说,我们的工艺研究、质量标准制定,都应该在炮制机理搞清楚的情况下进行,这样才能更合理、更科学。但是由于机理研究难度大、需要的时间长, 国家还没有将其列为“十五”重点项目展开攻关。目前的研究主要是为了尽快把500多个常用饮片炮制都规范起来,为了药典标准能提高一步。

中药炮制研究基础太低,也就只有几十年的时间,并且国外没有,只有我们自己在做。国家从“七五”、“八五”开始立项,各做了20种。“九五”立项10种,加上中国药材公司支持的10种,也是20种。“十五”资助了两批共80种,正在进行中。由于过去投入的较少(一个药最多只有8万元),从目前看饮片研究拖了中药现代化的后腿。而要搞炮制机理研究,一个药没有50-80万是搞不清楚的。为此,毛淑杰认为,国家还应加大投入,以加强炮制机理探讨。同时也能使炮制这一既古老又年轻的学科更具魅力,吸引更多的人才参与这项工作,培养更多的炮制人才。

另外,毛淑杰还建议:应加强饮片炮制设备研制工作。她说,现在小实验设备还好解决,到饮片厂放大实验,由于设备条件所限,对于严格的真正意义的控温设备精确要求还有差距。所以饮片规范化研究一定要先规范设备,小实验的设备与大生产的设备要对应起来,工厂所用的设备也要全国统一,因为炮制投药量不同,工艺技术参数会变化很大。

再就是应加强炮制辅料质量标准研究。她说,炮制用辅料比例很高,从1比0.1至1比3不等,而酒、醋、盐、姜、蜜、麸等,目前都没有中药辅料药用标准,来源无法控制。企业说,“我们用啥都行,没有要求,买着啥是啥。”所以辅料一定要规范。这样药厂也有法可依,有法可循,好操作了。

据毛淑杰介绍,“10种中药饮片炮制规范化研究”专题,是在原思通等专家指导下,由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负责与中国药材公司共同承担完成的。专题立足于解决中药饮片行业的实际问题,在攻关之初就进行了全国各地生产实际调查,同时,为充分发挥企业本身的潜力和优势,建立中药饮片产业配套的产学研体系,一些中药饮片企业也直接参与了专题的科研工作。其中,安徽沪谯中药饮片厂投入了部分资金,北京人卫中药饮片厂协助完成了炮制工艺扩大生产,并在中药饮片产生化试验基地进行了大生产工艺路线等验证,使研究结果体现了科学性、实用性、可行性。

此外,专题从中药饮片生产化出发,做到传统工艺技术与现代科学方法相结合,所完成的炮制工艺优选及饮片质量标准等成果,为修订新版中国药典,使我国药典突出其特色增添了实质内容,也为饮片实行批准文号管理、企业申请饮片生产批准文号提供了翔实的技术资料。

人物链接

毛淑杰  1978年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中药系,现任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炮制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曾作为课题负责人及主要参加人员完成的课题有:“常用中药关白附饮片研究”、“熟大黄炮制新工艺及临床开发研究”、“中药微机程控炒药机研究”、“天南星炮制工艺研究”、“常用中药饮片研究”、国家科技部“九五”公关“10种中药饮片炮制规范化研究”等。目前主持国家科技部“十五”公关“青皮饮片规范化研究”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关白附饮片质量标准化示范研究”等课题。

摘自:《中国中医药报》文/本报记者 张东风


会员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匿名  匿名回复

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