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通网欢迎您!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五脏与六腑之间的关系

浏览:735次 时间:2019-01-09 08:17:08

评论

五脏与六腑的关系,传统上比较重视互为表里的脏腑关系,即如《灵枢·本输》所说:“心合小肠”,“肺合大肠”,“肝合胆”,“脾合胃”,“肾合膀胱”。这些脏腑之间,经脉上相互络属,属性上阴阳表里相合,功能上相互配合,病理上相互影响,从而构成“脏腑相合”的关系,故在治疗上相应的就有脏病治腑、腑病治脏以及脏腑同治等方法。然其实际的联系,则更为复杂,可以说,每一脏都和多个腑有关,而每一腑又可能受到多个脏的影响。


1.心与腑


心与小肠经脉相互络属,构成表里相合关系。生理上,心阳的温煦,心血的滋养,有助于小肠的化物功能;小肠主化物,泌别清浊,吸收水谷精微和水液,经脾气升清上输心肺,有助于心血的化生。病理情况下,心火亢盛,可循经下移于小肠,使小肠泌别清浊功能失常,出现尿少、尿赤、尿道灼热或涩痛等症;而小肠有热,亦可循经上炎于心,出现心烦、失眠、舌红、口舌生疮等病症。此外,小肠虚寒,化物失职,日久可出现心血不足的病症。


另外,心为君主之官,主宰人的心理活动,胆为中正之官,主决断,参与判断事物,作出决定,在六腑中为惟一参与心理活动的腑。心与胆在心理活动过程中密切配合,胆在心神的主导下,行使其决断功能。病理情况下,心胆病变常相互影响,表现出精神情志失常的病症。如心胆气虚,则见惊悸不宁、胆怯善恐、失眠多梦、汗出气短等症。若胆郁痰热内扰,心神不宁,则见眩晕呕恶、烦躁失眠、精神抑郁、胸闷不畅等症状。


2.肺与腑


肺与大肠经脉相互络属,构成表里相合关系。生理上,肺气清肃下降,气机调畅,并布散津液,能促进大肠的传导,有利于糟粕的排出;大肠传导正常,糟粕下行,则有助于肺气肃降。二者相辅相成,相互为用。病理情况下,若大肠实热内结,腑气不通,可影响肺的肃降,而出现胸满、喘咳等症。反之,肺失肃降,津液不能下布于大肠,则可见大便困难;若肺气虚弱,气虚推动无力,而致大便艰涩难行,称之为气虚便秘;若气虚不能固摄,清浊混杂而下,又可见大便溏泄。


其次,肺与胃经脉相连,其气主降,均喜润恶燥,生理上相互依赖,相辅相成。肺主宣发肃降,布散精气津液以滋养胃;而胃受纳腐熟,与脾主运化配合,化生气血津液以养肺。故在病理情况下,肺胃之间亦多相互影响。肺的气阴不足,肃降失常,可致胃之气阴亏虚,胃失和降而上逆,出现呕吐、呃逆等症;反之,胃的气阴不足,常致肺的气阴亏虚,影响肺气宣降,上逆而见咳、喘等症。外感病的过程中,亦常见肺病及胃或肺胃同病的现象,如太阳中风证、风湿证之见干呕症状等,或见肺胃热盛之证;杂病咳嗽,亦可由胃病及肺。陈修园《医学三字经》说:“盖胃中水谷之气,不能如雾上蒸于肺而输诸脏,只是留于胃中,随热气而化为痰,随寒气而化为饮,而胃中既为痰饮所滞,而输肺之气亦必不清而为诸咳之患矣。”而胃脘痛等亦可由肺病及胃,肺金能克肝木,肺虚无力制肝则肝旺,肝旺则乘脾犯胃,使胃疾缠绵。


另外,肺与膀胱在人体水液代谢方面密切相关。肺主宣发肃降,通调水道,不断将体内水液向下输送,而成为尿液生成之源。膀胱生理作用的发挥,下受肾阳的气化,中受脾气的转输,上受肺通调水道之影响。肺对膀胱亦有调控作用,若调控正常,则尿液的贮存和排泄有度。反之,肺的宣降功能障碍,调控失灵,则膀胱开合失司,或合而不开,则尿少、癃闭;或开而不合,水泉不止,而见遗尿。故《景岳全书》说:“小水虽利于肾,而肾上连肺,若肺气无权,则肾水终不能摄,故治水者,必治气;治肾者,必治肺。”


3.脾与腑


脾与胃经脉相互络属,构成表里相合关系。在生理上,脾与胃纳运相协,升降相因,燥湿相济。胃主受纳,腐熟水谷,是脾主运化的前提;脾主运化,则为胃的受纳腐熟创造了条件。如果没有胃的受纳腐熟,则脾无谷可运,无食可化;反之,没有脾的运化,则胃不能继续受纳。二者相互配合,共同完成对饮食物的消化和吸收,而同为后天之本。脾主升清,水谷之精微始得上输于心肺,胃才能行受纳腐熟之职;胃主降浊,则水谷下行而无停留积聚之患,又有助于脾气之升运。脾胃之气,一升一降,相反相成,从而保证了纳运功能的正常进行,故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说:“脾宜升则健,胃宜降则和。”二者同居中焦,而构成人体气机升降之枢纽。脾脏属阴,主运化而升清,以阳气用事,故喜燥恶湿;胃腑属阳,主受纳腐熟而降浊,需阴液滋润,故喜润恶燥。脾胃燥湿喜恶之性不同,但又相互制约、相互为用。脾湿能济胃燥,则方能行下降之令,传导之职,水谷糟粕以次传下;胃燥能济脾湿,则脾方能行其上升之令,运化之职,水谷精气上输心肺,灌百脉而营养全身。二者燥湿相济,阴阳相合,方能保障脾胃的正常纳运及升降。诚如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所说:“胃易燥,全赖脾阴以和之;脾易湿,必赖胃阳以运之。”在病理情况下,脾胃病变常相互影响,一损俱损。如脾虚运化失职,清气不升,可影响胃的受纳与降浊,出现食欲不振、恶心呕吐、脘腹胀痛等症;若胃失和降,亦可影响脾的运化与升清,出现食后腹胀、便溏、泄泻等症。若脾湿太过,湿浊中阻,转输无力,也会导致胃气不降,出现纳呆、嗳气、呕吐、胃脘胀痛等症;而胃燥阴伤,则可损伤脾阴,出现不思饮食、食入不化、腹胀、便秘、消瘦、口渴等症状。


其次,脾主运化,须依赖胆腑之助。《医学见知》云:“胆主升清降浊,疏利中土。”而胆木则有赖于脾土的培植,脾气健运,胆气充足。病理情况下,若胆气升发疏泄失常,则影响脾之运化。李东垣《脾胃论》说:“胆气不升,则飧泻、肠澼不一而起矣。”反之,脾气亏虚,又可致胆木失去中土的培植,而致胆气亏虚,出现胸胁隐痛不适、乏力、神疲气短、惊悸虚怯、失眠多梦等;若湿热困脾,土壅侮木,肝胆疏泄失职,胆汁上溢外泛,则可见口苦、黄疸等症。


另外,在中医藏象理论中,脾主运化,涵盖了小肠化物与泌别清浊的功能,故小肠虚证之化物、泌别失职,亦常从脾治。大肠的传导功能,亦有赖于脾气的推动与固摄、脾阳的温煦及脾阴的滋润,若脾之气虚推动无力,或阳虚肠寒气滞,或阴虚肠失滋润,均可导致大肠传导障碍,而见排便困难之症;若脾阳不足,大肠失于温煦,又可致虚寒泄泻,出现食已窘迫,大便色白,甚则完谷不化,溏泄无度等。


4.肝与腑


肝与胆经脉相互络属,构成表里相合关系。在生理上,肝胆同主疏泄,共同发挥协助消化的作用。肝主疏泄,一方面分泌胆汁,贮存于胆;另一方面调畅胆腑气机,以促进排泄胆汁。而胆附于肝,藏泄胆汁。两者协调合作,使胆汁疏利到肠道,以帮助脾胃消化食物。其中肝的疏泄功能起主导作用,肝所化生的精汁充盈,疏泄功能正常,胆才能贮藏足够的胆汁和适度地排泄胆汁;胆汁排泄通畅,也有利于肝主疏泄功能的有效发挥。另外,肝为将军之官,主谋虑;胆为中正之官,主决断,肝胆相互配合,则人的思维正常,遇事果断。故张介宾《类经·藏象类》说:“胆附于肝,相为表里,肝气虽强,非胆不断,肝胆相济,勇敢乃成。”正由于肝胆在功能上息息相关,故病理上亦常相互影响,肝胆气虚、气郁、湿热、火旺之证多同时出现,而表现为胆怯易惊、失眠多梦、气短乏力;或见精神抑郁、胁肋胀痛、口苦、眩晕,或见口苦、呕恶、纳呆、胁痛、黄疸、带下黄臭等症状。

其次,肝主疏泄,调畅气机,有助于中焦脾胃气机之升降。肝气条达,则胃气和降。若肝气郁结,横逆犯胃,则致胃失和降,可见胸胁及胃脘胀痛或窜痛、呕吐、呃逆嗳气等;若气郁化火,肝火犯胃,在上述症状基础上,还可见口干口苦,心烦易怒,泛酸嘈杂之象;若寒邪直中肝经,肝失疏泄,而使胃气通降受阻,则见巅顶头痛,胃脘冷痛,或由少腹攻冲作痛,呕吐清稀涎沫等症。另外,肝气之疏泄,调畅气机可促进大肠之传导及尿液的生成。故肝郁气滞,可使大肠气滞,传导失司而见便秘之症;可使水液输布障碍,膀胱排尿功能失常,而见癃闭之症。


5.肾与腑


肾与膀胱经脉相互络属,构成表里相合关系。在生理上,肾为水脏,膀胱为水腑,膀胱的贮尿和排尿功能,依赖于肾的固摄与气化。肾之阳气充足,气化作用正常,固摄有权,膀胱开合有度,尿液才能正常生成与排泄,从而维持水液的正常代谢;膀胱贮尿排尿有度,也有利于肾的气化主水功能。病理情况下,若肾之阳气不足,气化失常,固摄无权,则膀胱开合失度,可出现癃闭,或尿频、多尿、尿后余沥、遗尿,甚则尿失禁等。反之膀胱开合不利,尿液不得排泄,亦可影响到肾的气化和固摄,以致出现小便色质或排出的异常。


其次,肾阴肾阳为一身脏腑阴阳之根本,而胃主受纳腐熟,一方面需赖肾阳之蒸化以腐熟水谷,肾阳如釜底之火,火旺力足,则釜中之物自熟;另一方面,胃又赖肾阴之滋助,以维持其濡润不燥之特性。肾主藏精,则有赖于后天胃土之资助,同时,胃主降浊,使水谷之浊气下达小肠与大肠,从便、尿而排,故肾主二便,又与胃之降浊相关。在病理情况下,肾气亏虚,多累及于胃,而见食欲不振,恶心呕吐;若真阳暴脱,必导致胃气断绝,可见呃逆连发,呃声低微,气不得续等症。若肾阴不足,火热偏盛,煎熬津液,三阳热结,则可见前后闭涩,谷道干涩,噎膈不下。反之,胃土虚衰,化源不足,可致肾精亏虚,而见头晕耳鸣,腰膝酸软等症;另外,热病过程中,阳明热结而成腑实,若下不及时,常由胃及肾,耗伤肾阴,而致土燥水竭之症。


会员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匿名  匿名回复

0/500

实力认证

我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