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通网欢迎您!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从《我不是药神》谈中药

作者:王未未 来源:药通网 浏览:9797次 时间:2018-07-09 09:29:15

评论

这两天看了一部刚上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感触很大,这部影片中主要讲述内容是程勇本是一名普通的中年男人,开了一家印度神油店,但生活落魄,婚姻也遭遇变故,父亲急需资金做手术。一个慢粒白血病病人找到他,希望通过他的渠道从印度带一种特效药。这种药在国内由于被欧洲公司垄断,卖出4万一瓶的天价,而同等的印度仿制药只需要500元。这显然是违法的,但是由于生活所迫,程勇经历过一番思想斗争后终于答应对方。程勇从而一跃成为这种药的独家代理商。收获巨额利润的他,生活发生了剧烈变化,被病人称为药神,但仿制药的流动也引起警方注意,一场拉锯战就在波涛暗涌中慢慢展开。程勇为商人,逐利是天性,但是,在经历了太多的艰难挫折之后,程勇将辛苦贩运而来的仿制药格列宁定价为500元一瓶,也就是说,每卖一瓶,他不仅不赚钱,还要搭上许多的中间的购销成本进去。



印象很深刻的是其中那个白血病大妈握着警察的手说:“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谁又能保证自己家永远都没个病人呢?”这无疑是一种对病患的最无力的摊牌。《我不是药神》有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在于医药与患者不能互成的矛盾上,在于现实给予求生欲的一记猛棍上,也在于法律与人情的互文上。



这是由真实的事件改编而成的一部电影,故事的现实原型陆勇是位慢粒白血病患者,在高药价的逼迫下,走上了海外代购国外仿制药的道路,他也通过网购的信用卡为很多病友代购了这种药物,被称为“抗癌药代购第一人”。也正因为代购仿制药,他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被抓获。


幸好,这个故事不是悲剧,却是令人惊喜的大圆满戏剧!2015年1月27日,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对“抗癌药代购第一人”陆勇向法院撤回起诉。同年2月26日,沅江市检察院对陆勇作出不起诉决定。检察官在决定不起诉的释法说理书中解释说道:“如果认定陆某某的行为构成犯罪,将背离刑事司法应有的价值观”。


其实,由这部影片也折射出来了很多的问题:


一:说中药


前段时间我们亳州药市、药企、物流园等被查的人心惶惶,查是好事,规范药材市场,避免假货的流通,给老百姓带来更好的、更为安全的药,但是个人认为国家在查中药的时候还是存在一定的弊端的,就好比影片中所提到的仿制药、假药,这个药真的假吗?真的没有作用吗?影片中一位老奶奶说,我吃了3年的这个药了,假不假我们能不知道吗?


举个例子,前一段时间药市查的比较严格,有一个卖大黄的被查到了,结果大黄都被没收走了,据悉,这位卖大黄的,他当时摆出来的大黄为马蹄大黄,这个在药典上也是有记载,但为什么药材还要被收走,其主要原因就是外形与马蹄大黄不符,被判定为假药。这只是小编所听说的,具体事实如何还是有待考证的。



还有一个是含量、农残留等问题,药商就好比影片中的药贩子,源头出现了问题,这一点他们也是没有办法保证的,或许他们只是一只替罪羊,但真正的凶手是谁?


国家是否应该从源头查起,从种子的培育、销售,药材的种植开始查,开始控制。种子不合格,种植地区不对,自然会导致药材含量不合格,农户农药用的多了,自然会导致药材农残留超标等问题,这些都是药商无法控制的。



国家在中药这方面是否可以出台更多有利于中药材发展的政策,中药人们都很期待。


二:西药这么贵,包治百病的中医药去哪里了?


首先我要声明,我不是一个反对中医药的人。我认为中医药无论在文化层面、精神治疗层面以及某些保健治疗方面还是具有很大的作用和价值的。


就像电影中说的那样:不是假药贩子拯救了白血病人,而是“格列卫”公司拯救了白血病人。一家肯花50亿美元,耗费几十年时间去研发一个药物,甚至在这个过程中还培养了好几个诺贝尔科学家的医药公司肯定是伟大的。一个产品的市场定价要符合企业的投入和产出,这是市场逻辑。如果仅仅从道义方面去谴责医药公司定高价,那就没有公司去发明救命药了,而且这种救命药目前来看政府主导是绝对开发不出来,只有可以获得高利润的市场可以。这就是市场伟大的地方,商人因为逐利推动的社会文明进步要远远高过任何一种力量对于社会文明的推动。



最后,我们终于可以亮出自己的观点了,就是那些传说中的包治百病的神医和中药到底去哪里了?曾经有中医把白血病从传统中医理论进行分析,我给大家摘录一段:“白血病属中医“急劳”、“虚劳”、“温病”等范畴,病因病机为正气不足,毒热内蕴伤血,侵及骨髓,导致阴伤血耗,症见发热,骨痛,出血,贫血,汗多等,白血病从发生层次上看源于脏腑,生于血液,发于骨髓,期间是传递关系。从致病因素及发病规律的角度看,可总结为湿、热、毒、虚四个字”这就是中医的问题所在,绕来绕去就是没有提到如何医治。



我们的包治百病的中医药到底在哪里?说到中国武术是假把式,很多人人辩解中国武术以德服人,真正的武术大师都藏在深山老林不出来。中国这么多祖传秘方怎么就没有一个人从深山老林出来拯救一下白血病人呢?还让我们的病人受制于西方制药公司,还要感恩印度仿制药?


至少我们看不到中医药在任何一个致命性的疾病面前所表现出来像传说中应该有的疗效。白血病人不能指望中医药,其他的重大疾病也不行。



说到底印度仿制药市场为何这么兴盛,而中国却连最基本的仿制药都没有,不得不说对于传统中医药的迷信也是阻碍中国“仿制药”市场的发展原因之一。


说到这的时候肯定会有不同的声音反对我,第一条还说让国家从源头开始查中药,第二条就开始有反对的意思在里面了,其实并不是,小编所质疑的就是为什么别的国家可以花50亿,耗十几年的时间来研发一款药物,而我们国家为什么不能把中药的好处所开发出来,造福更多的人。



我们历代有黄帝、神农、扁鹊、岐伯、华佗、张仲景、孙思邈、李时珍等中医药名人,他们流传下来的宝贵东西我们是否得到了更有利的开发和利用,有待我们反思。

上一篇: 古今纵横医药谈

下一篇: 古今纵横医药谈

会员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匿名  匿名回复

0/500